莫內,旅行與醫生的故事

關於部落格
一個退休後帶著妻子到處世界旅遊的醫生,超級喜歡莫內,一邊旅行,一邊寫遊記,更回想行醫種種,希望寫下許多故事分享給好朋友
  • 254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的女兒-子苓(中)

接著談談子苓的求學歷程, Raichang無論是從日本東京的「大成」小學校轉學回台灣的仁愛國小, 從延平中學到輔大日文系, 還是從輔大研究所碩士課程畢業後, 赴日本聖心女子大學 研究所就讀. 這段長達20年間念書的基本態度和心態, 根據我的觀察, 結論是 “不求甚解” 4個字. 因為自小學開始, 子苓每天用在讀書做功課的時間不是很多, 同時廣交朋友, 也樂於幫朋友的忙, 家裡的電話, 一天到晚 響的不停, 分散了她的注意力, 由於專心度也不夠. 當然學校的成績單, 都祗是中上而己.
幸虧她的鼻子大命好, 重大考試的運氣, 都還不錯, 譬如考進廷平中學(英語的分數居然有80分), 以及聯考能考上輔仁大學(尤其是她喜歡的日文系), 大專聯考數學的分數是76分, 以她當時英文或數學的實カ而言, 簡直是不可置信! 所以 放榜之後, 不知道子苓自己是否滿意, 不過 做為爸爸的我, 認為已經很了不起, 要謝天謝地了! 此外 子苓喜歡上國文和史地課, 不擅長於數理, 這些都應該是來自她媽媽的遺傳, 而對美術、音樂和寫作方面的興趣, 則可能是受到了我的影響吧(自我吹牛)!
子苓的大學生活, 可以說 過得 “多彩多姿”. 上大學二年級後, 她搬進了學校宿舍. 有充裕的時間 加入話劇社和校園團契等社團, 並且實際參與運作, 記得有一次演出「真善美」話劇時, 子苓不惜把家裡的花瓶、桌燈和一付小沙發等大堆傢俱, 請同學幫忙, 搬到學校, 作為舞台道具使用. 等到演完之後, 同學們都累翻了, 只得由當爸爸的我, 負責苦差事, 將這些「道具」用車子來回兩趟, 載回家裡, 唉! 當父親也真命苦呢.. 另外值得一提及的是 Reichang特別喜歡買書, 不知道她有沒有全部都看完? 但家裡面到處都是她的書. 這可能是她想寫作, 當作家潛意識的表向吧! 不管如何, 我認為Reichang在輔大求學期間內, 有了離開家裡住學校宿舍, 獨立和團體生活的体驗, 所以意義深遠弗界.
至於輔大的研究所課程, 她選擇的碩士論文題目是 研討日本近代出名的虔誠天主教文學大師 遠藤周作(1923~1996)作品"深ぃ河". 這部遠藤揮別人世前的大作 作者藉著印度聖河-恆河 川流不息的流水, 來闡述人世間 悲傷、包容、轉世和再生的意義, 將基督教做了最佳的詮釋. 子苓因為論文的研修和纂寫, 逐漸對基督教的教義和聖經有進一步的認識和領悟. 往後在她懷孕要分娩前夕, 終於接受了松山長老教會牧師的洗禮, 成了忠實的基督教徒.
子苓的出國進修, 則一方面因為她不喜歡吃麥當勞等美式食物, 一方面她念的又是日文系, 所以在輔大教授的介紹下, 申請到了位於東京 廣尾的 聖心女子大學 研究所. 這間在日本出了名的貴族學校, 畢業校友包括了當今日本皇妃-美智子等日本名媛. 喜歡交友的子苓, 進了研究所後, 日子過得如魚得水, 上課之餘, 參加同學間的聚餐會和學校的派對等, 不但改善了她的談吐風度, 也學習了所謂日本上流社會的社交禮儀, 更擴展了她的視野, 提昇了她的生活品味. 日後在她寫作的「優雅過生活」內容, 應該有部份是源自她在留日期間內的生活体驗吧. (待續)

..
繼續閱讀

我的女兒-子苓(上)

我的女兒-子苓
我對於幼兒時期的子苓, 印象十分的糢糊, 因為那段期間 我剛進入台大婦產科當住院医師, 每兩天就要值班36個小時, 所以工作非常的忙碌. 勉強可以回憶到的 除了內人在懷子苓期間, 從受孕開始到生產, 胃口都很好, 甚至比懷孕前吃得還要多, 也沒有噁心嘔吐的症狀, 所以整個懷孕的過程十分順利, 並沒有造成子苓媽媽太大的困擾. 其間值得一提的有二則趣事 1) 可能是先天体型和第一胎的關係, 內人一直到了懷孕末期, 肚子仍然沒有很明顯的隆起凸出. 記得當她於懷孕39週時, 因為肚子不舒服(假陣痛), 由她的留日好友 楊女士(當時也懷孕7個月)陪同來台大婦產科產房, 要找我檢查是否要入院待產. 因為當時我在手術室上刀, 只好拜託產房護士小姐先替我檢查一下情況. 想不到, 護士小姐(並不認識我內人) 只看了子苓的媽媽一眼, 就親切的拉著肚子較大(?)的楊女士的手, 要帶著她進入待產室檢查. 讓內人和她朋友兩個人啼笑皆非, 而成了笑談. 2)內人於懷孕42週, 巳經超過了預產期貳星期, 仍然沒有要生產的徵兆.(如果在現在,就必須住院催生了). 當時 我的好友, 也是婦產科同事的 徐泰彥醫師笑著說「女孩子害羞, 要人家請客才會出來」. 並且邀請我們在預產期超過貳里期又肆天的晚上到他家吃飯, 說起來很可笑, 才開始用餐後久, 內人真的就開始不規則的陣痛了起來, 而且一邊吃一邊喊痛. 結果當晚10點鐘住院, 到隔天清晨5點多就生下了Reichang. 剛出生的子苓, 体重才2680 gm..
出生後的子苓, 則帶給了內人很大的辛勞, 因為這娃娃不喜歡喝牛奶(內人很想餵母奶,但就擠不出一滴奶水來). 經常是 斷斷續續 要喝不喝的咬住奶嘴, 所以餵食60 cc的牛奶,往往就必須用了二個小時, 尤其到了晚上, 更是邊喝牛奶邊睡覺, 讓她媽媽吃盡了苦頭. 內人中年以後, 常常抱怨腰酸背痛, 可能是在產褥期不能好好的休養, 需要餵Reichang喝奶有関係吧. 所以等到子苓一滿三個月, 我們就急著找牛奶代用品,.剛好那時候baby food 開始上市, 味道正好投子苓之所愛, 每天幾乎都祗吃baby food 而甚少喝奶. 往後 Reichang的身材小巧玲瓏, 應該和此有關吧.
子苓生後才肆個月,就出國到日本了. 因為她的外公,外婆很想看第一個孫子. 記得那時候東京的天氣己經漸漸冷了(November). 阿公看到了Reichang 幾乎要樂瘋了, 才住東京5天, 外公預先就買了很漂亮的嬰兒床、嬰兒棉被和相關的設備, 以及許許多多嬰兒的衣服、外套和各式各樣的玩具.. 外公、外婆實在很疼Reichang, 希望子苓能永遠記住他們二位老人家的恩情(往後 我們一家在住日本7年間, 更受到祖父母多方面的關懷和照顧). 以上是子苓的嬰兒期的點點滴滴….
幼兒期的子苓成長, 也有幾則趣聞 1)這孩子遺傳到母親的個性, 又是O type(內人則是B型), 所以十分的執着甚至頑固. 記得有一回, 我們帶她到台大校園遊玩, 由於玩得太高興, 天色暗了下來, 想抱起她回家, 但是她卻爭扎著不讓我們抱, 一定要再留下來玩. 我們往校門方向走出去, 還故意躲到大樹後面, 假裝不見了. 想不到, 那時候才一歲半的子苓不但不哭( 和taku不一像喔 )也沒有回頭找我們, 一個小女孩就搖搖晃晃的往反方向的校園內走過去. 我們自討沒趣, 祗好回頭追上她, 陪她再玩一會兒, 她才滿意的回家. 2)我出國進修前, 有一段期間, 因為房子改建, 租了南京東路4段巷內一間有前庭院的壹樓住家. 我每天都騎150cc的摩托車上下班. 很神奇的每次我騎車回家, 子苓聽到巷口噗噗的摩托車声音, 就會從屋內衝到庭院, 叫着"爸爸回來了". 巷子內來來往往的摩托車是那麼多, Reichang 就是有本事, 能分辨出爸爸摩托車的声音. 你說奇怪不奇怪? 3)立楷出生以後, 子苓很會照顧和保護弟弟. 而立楷也十分的尊重姊姊. 二個孩子從小就能學會彼此照顧, 而且甚少爭吵打架. 這一點做父親的我, 的確感到安慰和高興. (待續)
繼續閱讀

繼續閱讀

In US embassy

In US embassy
幾天前和內人到美國在台協會辦理赴美簽証. 排在漫長等待的行列中, 勾起了我一絲不愉快的回憶.. 30多年前, 我由於在東京執業岳父母的大力協助, 不但有機會到日本進修, 也可以繼續留在東京工作和居住. 當時的日本 不但政經穩定, 治安良好, 環境衛生又好, 所以 在日本居住生活 對內人和我其實都是很不錯的選擇(最近又是不景氣又是地震、海嘯等. 居住品質大幅度滑落了).. 但是嘉枝和我最後決定返台工作和居住, 除了考慮到二個小孩子的未來前途(事實上, 我們的看法是正確的)等等之外,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每年一次必須要到位在JR山手線「品川」車站附近的「外國人出入境管理局」報到, 換取未來一年的居留証. 每次我去申請延期手續時, 面對承辦官員一付審判犯人似的嘴臉和口氣, 以及不尊重人權和粗魯的詢問態度, 總是感到十分的厭煩和反發. 我個性崛強, 辦完手續回家後, 不免會跟內人抱怨地說「 與其老是被具有敵意(?)的部份日本人士視為我們在這裡懸壺行醫, 是跟當地居民搶工作機會和飯碗的二等國民看待, 不如回到自己的國家為同胞服務, 心裡面會比較的舒服自在」. 內人最後終於同意了我的看法, 這也是當年我們回台灣安居下來的一個主要原因呢! 想不到 近幾拾年以來日本經濟泡沫, 不但景氣差, 房地產價格更是破底. 加上年前的東北大地震、海嘯和福島核電廠輻射污染等災難, 以及專家預測將來可能發生的8級關東地震, 造成沒有人敢再去日本投資和居住, 甚至連渡假旅遊也不太想去, 唉哉! 以往日本的風光不再回來了.
閒話說太多了, 進入我們的主題吧! 內人雖持有美國綠卡身份多年,但因為沒能每年按時赴美居住, 唯恐入境美國時會被海關官員刁難, 甚至遣返出境. 所以經過再三的考慮, 決定乾脆放棄綠卡, 改申請一般觀光護照, 今後反而可以光明正大的進入美國探親、訪友和觀光.
由於內人申請赴美觀光簽証前必須先完成放棄綠卡的手續. 我們在承辦人員的指示下, 到了3樓的櫃台(按美國在台協會的三樓是針對美國人或想申請長期居留美國的人包括持綠卡人士服務). 可能因為服務對象不多, 所以辦公的地方才約拾坪左右並不大, 但很奇怪的是在房間的一個角落, 居然空出了一片地方, 鋪設了塑膠地板, 上頭擺放了不少玩具. 起初 我感到疑惑不解, 等到有幼童被帶進來, 我才知道. 原來這個區域是給小孩子遊戲用的.. 由於申請認養幼兒赴美的手續十分麻煩費時, 所以雖然辦公室並不寬敞, 但是 在台協會當局還是準備了兒童遊戲的空間, 讓等待申請手續的小朋友不至於無聊或哭鬧. 比起東京品川的日本外國人出入境管理局, 像菜市場一樣的髒亂, 美國在台協會這個小小的福利設施, 讓我深深的感覺到美國是比島國的日本更尊重人權 更重視兒童福祉的地方了..
再者 本來聽說放棄綠卡的手續很簡單,想不到我們一等就超過壹個小時. 正感到無聊時, 門口進來了一位50歲上下的金髮婦人, 攜帶著二個黑髮女孩子.大女孩約5-6歲, 十分活潑可愛, 另一個她抱在胸前, 才約一歲左右的小女孩, 眼眶凹陷, 一付呆板的眼神, 外表看起來 不但營養不良, 而且可能還有點智障. 而這位美國婦人緊緊的抱著小女孩, 眼睛內充滿了慈愛的光輝.. 在等待申辦手續的無聊期間, 我就好奇的和這位金髮女士閒聊了起來..原來她先生的職業是中學的數學教師, 住在洛杉磯. 她自己有生了二個男孩,不過都已經長大成年, 獨立生活了. 她們夫婦奉献愛心, 於5年前來台灣認養了第一個女孩(當時才壹歲). 現在小女孩長大了. 她們自認為還有餘力, 所以再次來台. 不過這次他們選擇更難照料, 不但瘦弱, 而且腦部因為難產導致缺氧後遺症 連親生父母都想放棄的小女孩, 想帶回美國用心扶養. 這種高貴的情操和善行, 令我內心感動不己. 天涯何處無善人善事.. 同時 也讓打開电视或看報紙,儘是暴力犯罪和醜陋事件的社會, 灌入一絲温暖的水流和希望. 我要離開時很誠心的向她祝福地說’God bless thee”.表達我內心最大的謝意. 真的希望她和她先生能永遠幸福快樂..
繼續閱讀

選好醫生看好病

      已經是發生在多年前的事了, 但我至今仍然記得非常清楚: 就是在小學(中師附小) 畢業40週年的同學午餐聚會上, 由於老同學 多年沒有碰面, 所以大家閒話家常, 著實親熱.. 坐在我餐桌座位旁邊的劉同學, 是位建設公司的老板, 他知道我當時在台北的大醫院工作, 在聚餐時向我請教;  說他 最近食慾不振, 体重下降, 也很容易疲倦. 他曾去找認識的開業醫, 抽血檢查發現 肝指數較高(GPT>200), 雖然有服藥治療, 但症狀始終還是沒有明顯改善, 所以問我, 有沒有認識台北大醫院的權威肝膽科醫師, 幫他介紹. 我當場就拍拍胸脯, 向他保証會介紹給他 國內最具權威的肝膽專家(名字我就不提了). 他聽了很高興, 馬上就向我請教這位醫生的大名, 萬萬想不到的是, 他聽了名字後, 臉色突然一沉, 用很不屑的口氣說: 「如果是這位庸醫, 那就不必麻煩介紹了」. 這段話, 讓我一時錯愕不解, 甚至覺得這位同學非常沒有禮貌, 好心想介紹台灣數一數二肝膽方面的權威醫生給他看病, 居然落得了這樣無趣的結果, 實在令我十分意外.   詳細的詢問劉同學, 他才忿忿不平的告訴我事情的經過.  原來他早就認識這位肝膽科的醫師, 5年前, 他太太也是因為肝臟不好, 到處求醫, 後來 聽人家說這位醫師, 醫術十分高明, 所以不辭辛苦, 好幾次帶著太太, 早上3點鐘就由台中坐車到台北的某醫院, 排隊掛號, 就是要等著給這位醫師看病. 後來還因為兩人是同鄉, 成為了朋友呢!  這位國內肝膽科的權威替劉同學的妻子做了檢查之後, 向劉同學保証, 他太太肝臟沒有太大的問題, 只需要好好休息, 甚至也不必吃藥, 繼續追蹤檢查就可以了.. 聽了專家的保証, 還讓他們夫婦著實高興了一陣子呢. 想不到才隔了半年, 他太太病情惡化, 夫妻兩人到日本東京的順天堂大學附屬病院求診時, 才被醫師告知他太太已經是肝癌末期, 而且糟糕的是 到了這個階段, 已經不適用手術等積極方法治療, 只能做些輔助性的化學療法而已. 就這樣拖了4個月, 他太太就不幸過世. 順天堂病院的醫生最後還告訴他, 「如果能夠早些帶夫人來就診, 情況可能就不一樣了」, 這段話, 更讓我同學傷心欲絕. 回台辦完喪事後, 本來還準備請律師上法庭來控告這位大醫師, 後來經過親友的勸阻才作罷.. 聽了這一段經過, 讓我心裡十分難過沈重, 久久不能釋懷. 事實上, 這位肝膽科的醫生, 是我認識多年的大學前輩友人, 他的風評很好, 不但待人誠懇、醫術高超, 且學術研究有成,  為什麼在診查劉太太的病況上會產生這麼大的落差?  實在令人百思不解. 我從這個 個案得到了一個寶貴的啟示, 就是「縱然是神醫華佗再世, 也避免不了可能會發生醫療上的過失行為」. 所以 白色巨塔內的名醫, 即使病患人數爆滿, 但還是要謙卑,  戰戰競競的仔細診療每一個病人!  記得的一則笑話, 述說 有兩位神仙奉玉皇大帝的命令來到人間, 視察塵世凡人的醫療業務行為. 他們倆騰雲駕霧, 四處巡訪, 首先到了一家診所的上空, 望眼所見, 晴空萬里, 連一片烏雲都沒有. 第一位仙人很高興的說:「這位大夫是位良醫, 從來沒有醫死過一位病人呢!」, 第二位仙人翻翻手上生死簿, 看完後笑了起來, 原來這間診所的醫生, 不務正業, 一天到晚玩股票、打麻將, 所以很少有病患上門求診, 當然醫院的周圍沒有看到冤魂出現了. 兩位仙人連續訪查了許久, 終於發現一間醫院的上空烏煙瘴氣, 趕緊就近察看, 發現附近四處都是枉死的冤魂. 第一位仙人興奮地說「終於找到殺人的庸醫了!」, 想不到第二位仙人看完生死簿後, 嘆了一口氣, 原來這間診所的醫生是位大牌名醫, 救人無數. 但由於就診的病人太多, 發生誤診的機率愈大, 難怪醫院周邊的枉死鬼也特別多見.. 這或許只是一則笑談, 但卻也道盡世間醫生的百態呢!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